澳门金沙官网>> 深读周刊

靳虎堂: “刮骨疗毒我能忍,诋毁英雄不行!”

-

2021-07-16 08:33     来源: 澳门金沙官网
        

■话题背景

“扛过锄头背过枪,勤奋一生不虚狂,老来住进幸福苑,健健康康度时光。”这是靳虎堂的微博账号“虎爷老翁2012”的签名内容,可以算作简要的自我介绍。

每天早晨起床刷刷微博、用电脑和手机看看微信、当“群主”组织在线小活动……94岁的“虎爷老翁”比很多五六十岁的“年轻人”要“潮”得多,为了丰富自己的生活,更为了讲述自己亲历的那个时代的故事,以正视听,靳虎堂用73岁开始学习上网的行动,印证着他对自己的评价——“勤奋”。

然而,“扛过锄头背过枪”这七个字,却根本无法概括这位热爱学习的“红小鬼”、“刮骨疗毒”的战斗英雄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辉的一生。左股骨粉碎性骨折,左小臂贯通伤,右胯削去一块,腹部留有弹片的二等甲级伤残和华北解放纪念章、中原解放军淮海战役纪念章、渡江胜利纪念章……才是这位老英雄战斗人生的最好概括。

澳门金沙官网记者 郝玉琳 文/图

【人物简介】

靳虎堂,1927年1月出生,男,汉族,山西黎城人。1942年7月入伍,1942年8月入党,1982年7月离休。原安徽省蚌埠市人武部副政委,副师职。战争年代历任宣传员、干事、指导员等职;和平年代历任干事、助理员、副科长、科长、副处长、人武部副政委等职。曾参加五一反扫荡、陇海破击战、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被评为模范工作者、二等功臣,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解放勋章、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

【老骥伏枥】

2021年7月13日早晨,又下了一场大雨,被雨水冲洗过的天空清澈明晰,如同“虎爷老翁”给人的第一印象,虽已年过九旬,却面色红润、眼神清澈,鹤发童颜。

被问及如何从战争年代艰苦走来,如何在九旬高龄保持年轻,靳虎堂说,自己的“秘诀”就是革命军人的意志,共产党员的初心。“戎马生涯半,诗书度晚年。”国家富强,不用打仗,享受和平,是他参加革命时最简单的志愿,也是如今享受晚年最简单的知足。

走进军营 穿上戎装

立下誓言 打败东洋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938年正月,日本鬼子侵略我们老家山西黎城。当时镇守县城一带的国民党军队同日军展开正面的激烈战斗,后遭日军腹背夹击,国民党军队战败被迫退出战场,日寇占领县城。日军进城后便开始烧杀抢掠,300多名群众被赶到仓谷园的一口枯井前惨遭杀害,这就是《黎城县志》上记载的“仓谷园惨案”。

时隔不久,八路军打了几个漂亮的伏击战,日军溃败。1938年4月25日,日本鬼子被赶出黎城。谁料在一年之后,1939年8月,日本鬼子再次抢占了黎城。

所以,备受蹂躏的老家属于抗日老根据地了,大家看到了共产党军队的作为,群众坚决拥护共产党,大家跟军队、跟党想得完全一致。具体到我家,我父亲非常开明,抗战期间他组织儿童团搞演出,演打鬼子的一些剧,还组织演讲等,我们全家都积极参加。我大哥1938年就入了党,我自己1942年入党,家里的小弟年纪较小,在解放后也入伍参军。

在父亲组织儿童团演出、演讲的时候,我就经常参加。还帮着部队到街头站岗放哨、送情报等。记得第一次演讲的时候我十一二岁,老师帮助我们写好了稿子,我上了台,拿着稿子正准备讲,忽然刮来一阵大风,稿子被吹走了,这怎么办?我就脱稿,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讲出来,大概意思就是这些可恨的日本鬼子,跑到我们的家园,烧了我们的房,杀了我们的人,我们要报仇!当时参加革命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简单的想法。

这时期有一件事让我记忆犹新,就是到县城里取情报。当时我十多岁,在党组织的安排下,手挎一篮鸡蛋,向县城里走,想找机会进城取情报。快到县城门口时,我把鸡蛋篮摆放在卖香烟、瓜果的小贩中间,大声吆喝起来。听到吆喝声,守城门的几个日本鬼子和伪军一窝蜂地涌了过来,霎时间就把一篮鸡蛋抢劫一空。我哭喊起来:“给我鸡蛋钱,没有钱,我回家要挨打呀。”可日伪军根本不理会眼前这个衣服又脏又破的小孩。于是,我又哭着央求道:“放我到城里找我姐夫讨点钱吧,我回家好交账。”抢了鸡蛋的几个鬼子听我这么一说,倒也没有起疑心,我便哭哭啼啼地进了城。

到了城里指定的接头地点,我用暗号取回了所需要的情报。然后按原路返回,等走到城门口时,我伸出大拇指,对刚才抢鸡蛋的那几个守城的鬼子说:“只要你们让我进城讨到钱,我下次还给你们送鸡蛋。”不知情的鬼子叫嚷道:“小孩的干活,下次多送鸡蛋来,否则就死了死了的,快滚!”我应答着:“是,太君”,出了城,顺利完成了任务。

1942年,我所在的学校校长找我谈话,准备介绍我入党,还给我发了一张表让我填。那时入党都是秘密的,要对家人父母都保密,不能暴露。我就找了一个没人的山坡,躲在山坡上填表,填到“入党动机”这一栏,当时的我不知道“动机”是什么意思,就跑回去问校长,他给我解释后我说,总之就是想打败日本鬼子,让大家平平安安过日子。

参军的时候我拍了一张照片,在照片的两侧题了字:走进军营,穿上戎装,立下誓言,打败东洋。入伍、入党,我就是这么想的。

邓小平站在树林里

讲了一上午课

虽然入伍了,但我当时并没有马上被派上战场,一开始是在晋冀鲁豫边区“抗战建国学院”学习,在“师范班”就读。这时候每天主要是上课,打打游击,有时也参与一些地方工作。由于日本鬼子对抗日根据地不断进行“扫荡”,这个时期太行山军民缺衣少粮。1942年秋,晋冀鲁豫边区全面实行“精兵简政”。太行一中、二中、三中与抗战建国学院的师范班合并为“太行联中”,专门培养抗日干部,这是当时晋冀鲁豫边区的最高学府。薄一波、滕代远、陆定一、李公仆、茅盾等都来校做过报告,时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代理书记、晋冀鲁豫中央局书记、晋冀鲁豫军区政委的邓小平,也来给我们上过一堂课。

记得那天清晨刚吃过早饭,集合号突然响起,师生们迅速集合到村南的一片树林里,排着整齐的队伍等待。村南的这片树林,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的大课堂。杨树叶很茂密,隐隐约约地遮着阳光,南面不远处是清漳河。

不一会儿,校长李棣华陪同一位个子不高、身穿八路军军服、打着绑腿、系着皮带的人精神饱满地走来。“立正”、“鼓掌”随着大队长的口令,热烈的掌声响起来。校长介绍:“今天来给大家上课的是邓小平政委”,话音刚落,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起来。只见邓小平笑容满面地挥手致意,并带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连声说:“老师们好!同学们好!”然后和蔼地示意同学们坐下。紧接着,邓小平便开始讲课了。从当时政治局势的分析,讲到青年运动的方向,讲到新中国的未来设想。那时候大家都是农民,过去都在家里种地,有着朴素的“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想法。邓小平给我们讲新中国是什么样子,社会主义是什么样子,我们将来打跑了日本鬼子,要建立新中国,要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就是按劳分配,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再将来还要向共产主义社会前进。我那时候还很年轻,也没多少见识,十几岁的孩子能想到啥?就觉得新中国的好日子就是能过上和平生活,没有仗要打了,不饿肚子,有吃有喝,电灯电话。

那时没有课桌,没有板凳,没有茶水,更没有香烟,邓小平站在树林里讲了整整一个上午的课,我们大家在讨论时都非常激动,大家心往一处想:一定要努力学习,早日奔赴抗战第一线,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大家一起建设新中国,过上好日子。

初当指导员

初战成英雄

1945年,抗战即将胜利,我们展开了大反攻,部队需要人员,毕业后先是在地方工作的我,就在此时到了部队。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可是有些地方残留的日军仍在负隅顽抗。因此,太行军区部队遵照朱德总司令命令向残余日军进攻,收复失地。

中野9纵周年纪念时,靳虎堂身佩纪念章留影

焦作市是豫北重镇,有铁路、发电厂、煤矿,是重要的战略要地。日军占领焦作后一直派重兵把守,仅市内就驻有日军117师团一部和伪兴亚巡抚军及日伪独立14旅等近两万人。当时,我是太行军区第八分区政治部锄奸科的一名见习干事,9月初,攻克焦作的战斗打响,第八分区的43团和45团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勇猛攻城。在接近城边时,部队遭遇到敌人的铁丝电网拦截,突击战士伤亡较大。指挥员及时调整战术,派人找来装有长木把柄的大铡刀和许多的木门板,再次进攻。只见一边的战士手握长木把柄大铡刀奋力砍断铁丝网,另一边的战士立即将木门板铺在铁丝网上,突击队员则紧接跟上脚踏门板端着枪,喊着杀声突入城内。这时,我们锄奸科的战友们也紧跟着45团冲进城内,消灭顽抗的日伪军,抓汉奸,肃敌特。

抗战胜利后,我来到了新组建的中原野战军第9纵队。1947年9月,我们9纵在横新公路上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我当时刚从民运干事改任连队指导员,跟随部队首次到前沿阵地杀敌,至今回忆起来仍是热血沸腾。

9月10日,敌师长武庭麟率其所部沿横新公路行至月料上庄段时,便落入我军设下的伏击圈。霎时枪声大作,轻重机枪、迫击炮连珠似地射向敌群。敌人仓皇抢占几个制高点,形成了与我对峙的格局。但是很快,我们夺取了南月料村,然后兵分两部,前部截断敌人的退路,后部堵住敌人的支援,配合友邻把敌191团死死地包围起来。

我所在连队担任北月料村堵击,连队刚刚进入阵地,工事还未修好,武庭麟就指挥他的后卫部队190团向我们猛攻,妄图把191团解救出去。反扑失败后,敌人在我们正面加大了火力,山炮、迫击炮、重机枪等所有的枪榴弹都用上了,并投入一个连的兵力,又向我们猛扑过来。连长命令:“沉住气,放近些再打。”待敌人距我们仅30来米时,四班战士即像小老虎一样,穿过枪林弹雨,从正面杀向敌人,五班战士也从左侧冲了过去。敌人遇到了暴风雨般的夹击,哗地一下退了回去。

当敌人再次反扑过来时,我命令炮班:“两门小炮,瞄准敌群,轮番轰击!”此举有效迟滞了敌人的攻击,给连长调整部署争取了时间。待连长调来机枪三班,命其向敌开火时,我迅即命令炮班和6个枪榴弹手,一齐向敌开火。这一阵猛打,敌人在我们阵地前倒下黑压压一片,其余的鬼哭狼嚎地窜了回去。5分钟后,敌人又重新组织力量,向我阵地发起第6次反扑。等把敌人放近之后,全连6挺机枪、两门小炮一齐开火。连长再次命令:“四班出击!”四班长关兴生一手端冲锋枪,一手举手榴弹,带领战士从正面杀了出去。我看敌人没有被打下去,于是带领五班战士也冲了上去,又一次把敌人压了下去。就这样,敌人上来了,我们把他打下去;再上来,再把他打下去,反复拉锯15次,直到天黑,整整激战7小时。等到友邻部队把包围的敌191团消灭,武庭麟带着残部逃向洛阳,我们才撤出战场。

事后,在团祝捷大会上,政治处主任张彬把一朵“杀敌英雄”的大红花挂在了我胸前,夸赞道:“没想到呀,虎子竟有这样一股虎气!初当指导员,初战成英雄。”

六次刮骨疗伤

之后,我们继续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参加淮海战役、渡江战役。1949年初,我所在的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第15军步兵第44师第131团。我在一营一连任政治指导员。我们所在的一连担任了渡江突击队。

淮海战役打完之后,我们在河南漯河一带休整,渡江战役开始准备,我们就赶到长江边,具体是现在宿松县的泊湖附近,就在泊湖上练兵。部队里都是北方人,怕水。大家有个口头语叫“宁翻千座山,不过一条河。”但是渡江必须要坐船啊。所以我们练兵最主要的,就是要敢于坐船。我们找来百姓支援的木船,坐船先在泊湖里来回游,熟悉水性。大家上船以后,转第一圈的时候还好,第二圈就开始呕吐,晕船晕得厉害。有的人不仅把饭吐光了,还吐黄水。这样练了一个多月,逐渐地战士们坐船不再呕吐了,这时就练习上船、下船,练习在水中遇到敌情怎么应对,搞一整套的训练。还按照比例选出部分战士学习游泳,我也是那时学的,一开始就是在水里狗刨,后来逐渐能游个几十米了,这样算初步合格了。练兵主要是在晚上,白天我们就观测南岸的情况,哪里有敌人,哪里有明显的工事等。

靳虎堂在战斗中负伤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4月21号,渡江开始了。先是炮火准备,我们的炮火集中对着南岸,打得对面硝烟弥漫,有些明显的工事就被我们摧毁了。到了晚上9点左右,我们开始渡江了。上了船之后,我们开始是准备偷偷过去的,但敌人凭借着所谓“立体防线”,疯狂地向渡江船队扫射。我们走到江中心时,敌人打了一颗照明弹,发现了我们的船。“啪嗒”几声,战船被打穿了几个洞,战士们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棉花塞进去,再用木塞钉好,修补好战船继续前进。就在这时,一梭机枪子弹扫射过来,我就倒下、昏迷了。很快我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在船舱里面,我就问身旁的战友,怎么把我抬到这里来了?我还要指挥战斗啊!卫生员说,你看你血流得这么厉害,不把你抬下来我没法给你包扎止血,更何况保住你的命了!我一看,溅进船舱里的江水都变成了殷红的。

就这样,部队胜利上岸,我因为身负重伤,只能随船返航。那时的医疗条件太有限,我因伤住院接近一年,但最终左腿留下了残疾。什么原因呢?子弹从股骨附近打进去,又穿出来,进口较大,伤还没好,较小的出口已经长好了、封闭了,但里头有很多脓、血、碎骨没有排出,到了县医院,医生看了以后要给我开刀刮创,就是把已经愈合的出口打开,把创口扩大,切掉一些腐肉,再刮掉碎骨和脓血。那时哪里有麻药?只能直接“刮骨疗毒”。手术的过程中,我疼得直喊“好疼啊——”,医生也没有办法,就对我说,你就一直喊“不疼,不疼”,就会不疼了。他陪着我一起喊“不疼”,就这样,把开刀扩创的手术做完。但是由于抗生素也十分缺乏,加上清理和卫生条件达不到,一次清理并没有清创干净,过了一段时间,外面的创口长好了,但是里面又出现化脓,感染骨头的情况,那就只能反复动手术,这样的手术反复做了6次,终于不再发炎,把感染这一关扛过去了。后来经常有人问我怎么扛得住的?那还能靠啥,就是靠革命军人的毅力,信念呗。

比起牺牲的战友,我不仅活下来了,而且今天还能上网看时事,多么地幸福和幸运。但是前些年,网上也有让我很生气的事,那时有一段网络上有不良风气,就是贬低英雄。比如我在一个挺热的帖子里看到他们说黄继光堵枪眼是假的,是伪造的。我就在下面评论说,“黄继光就是我们部队的,他牺牲后事迹很快就在部队里传开了,虽然我当时已经在后方,但是也知道这件事。”那个博主说,“那你这也是听别人讲的,不是你亲眼见到的,还是假的。”我非常生气,继续跟帖,你有没有太爷爷?你见过你太爷爷没有?如果你没见过你太爷爷,那你太爷爷就是假的他没有话说了。这件事真的是让我非常生气,当年刮骨我能忍,这样诋毁我们的英雄,不能忍!值得欣慰的是,那样的事情,最近这些年逐渐少了,现在网上基本看不到类似的错误言论了。学习上网,除了自己扩大眼界,我也想尽自己所能,做一些这样的为战友正名的事情。今年是我们建党一百周年,作为一名党龄79年的老党员,当年入党时我们想的,和平安定的生活、富强的国家,我亲眼见到、都已经实现了!我要再次举起拳头,向党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特别感谢安徽省军区蚌埠干休所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深度阅读

市疾控中心再发提醒: 关键时期 非必要不出行
加强大型活动监管,减少非必要的聚集性活动,确需举办的,按照“谁举办、谁负责”原则,压缩活动规模、控制人数、缩短时间,制订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和应急处置预案并向主管部门和所在县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报批,严格落实各项疫情防控措施。 [详细]
防控| 疫情| 发热| 核酸|
一次盛会,提振跨越发展信心
“大会的成功举办,为推动蚌埠新材料产业在更宽领域、更广范围内合作交流,注入了全新的国际化动力!” [详细]
蚌埠| 产业| 材料| 大会|